二肖中特·免费
今天是:

監察御史韓愈

[ 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   發布時間:2019-02-28 09:56   閱讀量: 894    ]

   韓愈(768年—824年),字退之,自稱“郡望昌黎”,故世稱“韓昌黎”。韓愈是唐代古文運動的倡導者,被后人尊為“唐宋八大家”之首,被譽為一代文宗。但是,鮮為人知的是,韓愈還是唐代中期的監察御史。

 有愛在民

 韓愈三歲而孤,依嫂讀書,刻苦學儒,無須別人嘉許勉勵,日記數千言,通諸子百家。貞元八年(792年),經過四次艱苦努力,二十四歲的韓愈終于登上進士第。貞元十九年(803年),經過十多年磨練的韓愈在三十五歲時正式任監察御史。

   作為監察御史,韓愈直爽坦率,從不畏懼回避,操行堅定純正。據《資治通鑒》記載,當時,關中地區大旱,百姓為了交稅已經到了拆屋賣瓦的程度,可是京兆尹李實卻對朝廷謊稱“今歲雖旱而禾苗甚美”。面對災民流離失所,餓殍遍地,韓愈痛心不已,奮起上疏,建議免除百姓當年賦稅。

   安史之亂后,唐朝面臨嚴峻的藩鎮割據形勢。元和九年(814年),淮西彰義節度使吳少陽死,其子吳元濟叛亂。憲宗決心討伐藩鎮,但是形勢十分復雜,各路征討淮西的軍隊久未有功,朝中主戰派與主和派爭論不休。在此關鍵時刻,韓愈上言,堅決支持主戰派宰相裴度,指出淮西“殘弊困劇之余,而當天下之全力,其破敗可立而待”,現今關鍵即“在陛下斷與不斷耳”,力促憲宗下決心平定叛亂,并條陳用兵策略和平叛方略,得到憲宗和裴度的賞識。元和十二年(817年),在討伐淮西叛軍四年后仍然沒有結果的情況下,宰相裴度親自掛帥出征,并提請朝廷任命韓愈為行軍司馬,作為隨員一同出征。在征討淮西的過程中,韓愈積極輔佐宰相,立下大功,回朝后,被授予刑部侍郎。

 后來,韓愈因為諫迎佛骨之事而被貶潮州。韓愈在傳誦至今的《論佛骨表》中認為“佛不足事”,強烈要求將佛骨“投諸水火,永絕根本”,并誓言“佛如有靈,能作禍祟,凡有殃咎,宜加臣身”,表達了一個大儒“敬鬼神而遠之”、以兼濟天下為己任的家國情懷,對武則天以來佛教漸失控制,與民爭利、為害國家予以當頭猛喝。

 潮州除鱷

 韓愈被貶到潮州做刺史時,當地有一條江,江中有很多鱷魚,把老百姓的畜產都快吃光了,致使百姓貧窮。韓愈“詢吏民疾苦”,憂心忡忡,認為鱷魚不除,必定后患無窮。于是,韓愈親自前往視察,決定設壇祭鱷。擺好祭品后,韓愈對著江水大聲喊道:鱷魚!鱷魚!韓愈來此為官,為的是能造福一方百姓。你們卻在這里興風作浪,現在限你們在三天內,帶領你們的同族南遷到海中,如果三天不夠,可以寬限到五天,甚至七天,但如果七天還不走,將嚴懲不貸。從此,潮州再也沒有發生過鱷魚為害百姓的事情。這件事聽起來神奇,不像是真的,但韓愈曾撰一篇《祭鱷魚文》,后來還收入了《古文觀止》。實際上,韓愈采取了堅決措施解決了鱷魚之患,并非依靠“神力”。后來,人們把韓愈祭鱷魚的地方稱為“韓埔”,渡口稱為“韓渡”,這條大江則被稱為“韓江”,而江對面的山則被稱為“韓山”。在潮州,韓愈上奏為自己辯白,憲宗意欲重新起用韓愈。同年十月,韓愈被任命為袁州刺史。

 元和十五年(820年)春,韓愈抵達袁州。按照袁州風俗,貧民抵押給人家做奴婢,超過契約期限而不贖回,就由出錢人家沒為家奴。韓愈到后,“設法贖其所沒男女,歸其父母”,共計約七百余人,并且下令禁止此種風俗,不許買賣人口為奴。此一善政,與同一時期貶謫柳州的柳宗元有異曲同工之妙,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士大夫的愛民情懷。此年九月,韓愈入朝任國子祭酒。長慶元年(821年)七月,韓愈轉任兵部侍郎。

 勇入叛鎮

 唐穆宗繼位后,藩鎮又起。長慶元年,繼幽州兵亂后,鎮州兵變,鎮州軍將王庭湊殺害了新任成德節度使田弘正。次年(822年)二月,穆宗無奈,赦免成德兵,任命王庭湊為成德節度使,并派韓愈前往鎮州宣慰。韓愈即將出使,百官都為他的安全擔憂。元稹說:“韓愈可惜。”穆宗也不放心,指示韓愈到成德軍邊境后,要先觀察形勢變化,不一定非得進入境內。韓愈堅定地說:“止,君之仁;死,臣之義”,表達了不畏死亡去執行國家使命是臣下應盡的義務,毅然只身前往。

 韓愈到鎮州后,王庭湊將士擺列槍林陣,企圖震懾韓愈。韓愈進入大廳后,將士們仍手執兵器虎視眈眈地列陣于庭院中。王庭湊假惺惺地對韓愈說:“之所以如此放肆無禮,都是這些將士所為,并不是我的本意。”韓愈厲聲反駁:“天子認為你有統兵的才能,所以任命你為節度使,卻想不到你竟不能約束你的士兵!”

 話音未落,一名甲士上前憤怒地質問韓愈:“先太師(指原成德軍節度使)為國家擊退叛臣朱滔,他的血衣仍在這里。我們有什么地方辜負了國家,乃至被作為叛賊征討。”韓愈從容回答:“你們還能記得先太師就好了,他開始時叛亂,后來歸順朝廷,由叛逆轉變歸順,自然就由禍轉福,這不是久遠的事情吧?從安祿山、史思明到吳元濟、李師道,這些叛將的子孫還有活著而做官的嗎?劉悟、李祐當初隨李師道、吳元濟叛亂,后來歸順國家,現在都是節度使。這些情況,你們都聽說過吧。”眾人回答:“田弘正刻薄,所以此軍不安。”韓愈說:“但是你們也殺害了田公,這又是什么道理呢?”眾人都說:“善”。

 王庭湊眼見將士被韓愈說服,擔心軍心動搖,趕緊把將士趕走了,立即設宴禮待并送歸韓愈。韓愈舌戰驕兵悍將不辱使命,回朝后轉任吏部侍郎。

 長慶三年(823年)九月,韓愈升任京兆尹兼御史大夫。神策軍將士聞訊后,都不敢犯法。大家私下里議論說:“他連佛骨都敢燒,我們怎么敢犯法!”次年(824年)十二月,韓愈在長安家中病逝,死后獲贈禮部尚書,謚號文。

 韓愈性格弘通,與人交往,無論對方發跡或是潦倒,他始終態度不變。年少時,他同孟郊、張籍友善。當時,這兩個人還不知名,韓愈不避寒暑,游說于公卿大臣中推薦他們,張籍終于得中進士。后來,韓愈雖然做了高官,身份顯貴,但是每當公事閑暇,便同他們一起聊天宴飲、談詩論賦,和過去沒有不同。相反,對那些權貴豪門,他則極為蔑視、不屑一顧。韓愈很善于誘導勉勵后進,有時甚至連早餐也顧不上吃,便和顏悅色地教導他們。他總是以振興名聲教化、弘揚仁義為己任,甚至熱心地幫助親戚朋友的十多個孤女婚嫁。

 韓愈英偉卓然,才名冠世,繼道德之統,明列圣之心,詞彩燦爛,為一代文宗。他不僅是偉大的文學家,也是偉大的政治家。韓愈歷德、順、憲、穆四朝,政績卓著,是御史的楷模,《舊唐書》《新唐書》都為他作傳,《資治通鑒》至少有十處記錄了他的事跡,如“出使鎮州”等還很詳細。當時的宰相裴度評價說:“昌黎韓愈,仆知之舊矣,其人信美材也。”宋代蘇軾則總結說:“自東漢以來,道喪文弊,異端并起……獨韓文公起自布衣,文起八代之衰,而道濟天下之溺,勇奪三軍之帥。此豈非參天地、關盛衰,浩然而獨存者乎?”(岱石)

分享
技術支持:安徽子牙信息技術有限公司(http://www.yeecms.com/)
二肖中特·免费 博客秀 百人牛牛 二八杠单机游戏下载 炸金花安卓版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时时彩稳赚 软件 澳洲幸运5高频预测计划 单双大小 快速时时开奖记录 二人麻将加班棋牌游戏